懒虫

苏份群:584052570

心血来潮的苏份小短?

他和他只隔着一扇用铁栅栏和钢化玻璃封住的窗。
窗有个小洞口,安份刚好可以伸半臂卡住,或许还能够到苏虚搭在桌边的手,但他并没有想好伸进去触碰他的借口。
“20分钟,说吧。”
这里毕竟不是两人的地头,处处都有监控,苏也好安份也好,都故作镇定紧绷着神经,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,只像普通朋友般闲话日常。
“你那边伙食怎样?”
“和想象中差不远。饭堂能有什么呢。”
“倒是难为你这么刁的口味。”
“没我在家做饭,你都瘦了一圈了。”
“是啊。”安份摩挲着两指,忍住了抽烟的冲动,“……什么时候换地方?”
苏的神色稍黯。“这两三天吧,大概。我在这蹲得也够久的。”
“那要给你捎点什么?”
“不用了。”
“但这天冷……”
“没事。信我,我用不上的。”
安份只是看着苏。他的颧骨本不明显,但这几天明显是熬苦了,原本微胖白皙的脸颊憔悴着干瘪了下来,暗黄了几个色号;淡紫色的双眸里也没了大半年前意气风发的神采,眼袋似积了层层的忧愁般千斤坠下,连带着整个人的气色都矮了几分。素白的单衣挂在他的双肩上,上衣大了两号而袖子过长,如同挂上了一幡丧事用的白旗,本就瘦弱的身体显得更加单薄无力。
“……”安份张了张嘴,发不出声音。
“你回去吧。记得过一阵子来看我。”
安份只感到胸腔一阵状似抽搐又无力忍耐的疼痛。
“好。”
苏被带离了窗那边的房间。安份顿感无趣,在衣袋里摸出了一根红双喜。临走之时,那被安份收买了好几次的中年人,悄悄地塞给他一张纸条。
“少吃烟,少喝酒。”——苏的字迹变得飘忽不定,在秋风里安份蓦地一慌,竟就把纸条揉成皱巴巴的一团。

死刑缓刑。安份默念着,把写满这四个字的白纸点燃,埋葬在烟灰里。
=fin.=
本来还想写长点?不过想着我的文笔也就这么有限了,算了。关于看shou所的细节如果个位抓出了bug请告诉我!我毕竟没进去看过w

评论(9)
热度(11)

© 懒虫 | Powered by LOFTER